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金融

仙武寻梦第一百三十九章收服终黎莫公羊申搭配

2020-05-21

仙武寻梦 第一百三十九章 收服终黎莫、公羊申

看到了马一他们陷入了危情,王忠已经顾不得想太多了,他立即放弃了对公羊申及他部下的看管,率队向着主战团冲了过去。

公羊申又岂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他立即命令部下们尽快挣脱被绑的手脚,然后赶去助战。

可是马军他们捆绑士兵的绳子十分结实,许多人挣扎了很久都没能挣脱,最后还是终黎鹊强行运用秘法,猛的爆发出一道外放劲气,这才撑断了绳索,把大家解救了出来。

而此时,王忠已经率队冲入了战圈,进入战圈之后小心地摘下已开的花朵。他脚下的地里,他也不与秦天的部队过多纠缠,而是不惜用人命强行冲出一个缺口,救出马三他们的部队,并带着他们向下一个战团冲去。

他这种拼命三郎的架式确实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为了避免太大的伤亡,秦天命只有部分站按照要求上报了全部授权证明文件的书面和电子材料令队伍放开了一个口子,让他带着马一、马三冲出了包围圈。

不过马二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李则、铁蛋率队一路追杀王忠他们,铁柱则率领着保留了大半主力队员的铁队,半路截住了马二的部队,并向他们发起了猛烈的袭击。

在铁柱那势不可挡的鎏金巨锤之下,首当其冲的马二没能撑过两招,便被一锤砸成了肉泥,而他的部队也在铁队的围巢之下,很快便彻底的覆灭了。

收拾完马二之后,铁队也立即调头向着要塞方向追去。

********

秦天在大势已定之后,便悄然的消失了。他无声的向着马军与终黎莫的战场靠近,当他到达之时,战斗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

两人都使出了劲气外放,两道光影不断的交错碰撞,又不断的被击飞。两人都有伤在身,却都使出了绝招,可见战况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

秦天在一旁默默的注视了良久,却并不急着插手,他与矿盟虽然算是半个盟友,可是矿盟先前的作为却并不友善,这让他十分恼火。

王忠率队救出了马一和马三的部队,却一直被李则和铁蛋追着往要塞方向逃去。当他们到达要塞之时,却意外的发现,要塞居然易手了。公羊申正率领部下,从要塞的城墙之上,居高临下的向他们发起进攻,这让他们大吃一惊。

正在王忠、马一他们急得团团转之时,突然,马军长啸一声,同时使出了一记大招将终黎莫暂时逼退,然后整个人便化为一道光影,瞬间便脱离了终黎莫的纠缠,向着要塞大门方向极奔而去。

“撤!撤到外面去!”

他边跑边向王忠他们下达命令,早在秦天到来之时,他便发现的秦天的身影,幸亏秦天没有马上动手,否则他自己的xiǎo命还能不能保住就要看造化了。所以一看到有机会,他便毫不犹豫的用大招逼退终黎莫,趁机逃走。

终黎莫也没有想到马军居然会选择逃走,他本想追上去,却有心无力。他本来便受了蔡和忠一记大招,虽然有内甲的保护,可实际上伤势也十分严重,再加上原来的旧伤,可谓是伤上加伤。若不是凭借心中一口不肯屈服的胆气,他早已经倒下了,可是现在看到马军逃,他心中那口气顿时一松,整个人便再也提不起劲去追赶了。

秦天默默地走上前去,定定的看着终黎莫。

“是你?”

终黎莫大口的喘着粗气,胸肺间火辣辣的感觉让他喘不过气来,他艰难的抬头向秦天问道。

“是我!你很意外吧?”

“嘿嘿!没什么意外的,我原本就认为你们不可能那么轻易便会死在矿洞中,只不过我没想到,你会出手来救我们。”终黎莫露出一丝苦笑,自嘲的説道。

“哦?你怎么确定我是来救你,而不是来杀你?”秦天有diǎn意外的问道。

“因为你没有杀气!”终黎莫盯着秦天的眼睛,肯定的説道。

秦天定定的盯着终黎莫的眼睛,过了一会儿他才展颜一笑道:“你猜对了,我确实是来救你们的。虽然你们坑过我们,不过咱们毕竟并非生死之交,你们的作为,严格来説也并没有什么错。”

説到这里,秦天顿了顿然后才接着説道:“不过,我希望从今天开始,你们不会再出现类似的行为,否则。。。”

“你也説过,只有生死之交才能信任,那么你又如何能够确定咱们够得上生死之交呢?”终黎莫并没有正面回答秦天的问题,想取得彼此间的信任,可不是光凭几句话便能够做到的。

秦天听后咧嘴一笑,认真的对终黎莫説道:“因为咱们很快便要共同面对生死了。如果咱们能够同舟共济,渡过此次难关,那么咱们便是生死之交了。彼此的信任,要看彼此的表现,你认为呢?”

“生死考验?”终黎莫皱着眉头疑惑的问道,他认真的想了想,突然抬起头来説道:“你的意思是。。。。山寨盟的援军到了?”

秦天diǎn了diǎn头,一脸严肃的説道:“刚才马军他们发射的信号,很可能就是给山寨盟的,敌军应该不远了。”

终黎莫脸色大变,他知道真正的危险还没有结束,可能现在才刚刚开始,这让他的心情顿时沉重了起来。

马军与自己的部队汇合之后,头也不回的率队冲出了南门要塞,李则、铁柱率队追出了几百米,便被秦天叫了回来。

*********

看着马军带着部队在夜幕中远远的逃去,公羊申神色复杂的来到了秦天的临时指挥部。

此时临时指挥部内,终黎鹊正扶着重伤的终黎莫在一边休息,铁柱、铁蛋两兄弟则分坐于秦天两侧,正与秦天、李则商讨着问题。

秦天交待了李则几句,便让他先行去安排守备工事的布置,等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秦天才转头笑着对公羊申説道:“这位便是公羊申先生吧?久仰大名!”

公羊申来到终黎莫身边坐下,仔细的看了一眼秦天,然后才皱着眉头问道:“秦天大当家,我们应该从未蒙面吧?这久仰大名又从何説起呢?”

“呵呵!我这可不是客套话,公羊申先生曾对外宣布,谁能帮你夺回寒泉矿区,你便以这矿区的一半相赠。你这话一出,可是天下闻名呀!我等又岂会不知?”秦天笑了笑,对着一脸严肃的公羊申説道。

“我那不过是气话罢了!这蔡邑周边,还有谁有本事和胆量,从蔡氏嘴里把这块已经吞下的肥肉夺回来呢?”

公羊申摇了摇头,他原先便对夺回矿区不抱什么希望了,之所以説那样的话,不过是给蔡氏找diǎn麻烦罢了,内心中他并不认为此事具有可行性,因为他十分清楚大型玄铁矿脉是一个什么概念,蔡氏一定会不惜代价守住这块到嘴的肥肉。

“公羊先生此言差矣!咱们现在不是已经把它夺回来了吗?”秦天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説道。

公羊申一愣,然后仍然摇了摇头説道:“现在矿区确实是在我们手中,但是能不能把这里守住才是问题的关键,否则一切都是空谈,不是吗?”

“你説的对,确实守住才是关键,可是咱们并非没有胜算。这个矿区蔡氏经营了数年,这里的守备工事十分完善,只要我们善加利用,凭借地利之势,未必不能将来敌击溃。”秦天自信的説道。

“这世间之事,都是説着简单,做起来难。外面山寨联盟的大军恐怕就要到了,不知秦大当家有何办法守住此处?”公羊申对于秦天的自信却并不以为然,他直接把问题的关键指了出来。

“你们怎么知道外面来的是山寨联盟的大军?”

“这很好猜。在这蔡邑周边,敢于与蔡氏硬碰硬的势力并不多,只有黑石寨有这个胆量和实力。但是以我对于燕戎此人的了解,针对此事,他一定会召集其它各大山寨结成联盟,共同出兵对付蔡氏。所以既然马军是奸细,那么他一定会是山寨联盟的奸细,自然外面接应他的人,也就只有山寨联盟的人了。”公羊申的分析十分清楚透彻,就连秦天也不得不对其刮目相看。

“嗯!公羊先生分析的十分有理,不过先生还有所不知,除了这山寨联盟的队伍,北大门要塞那边,蔡氏的俄罗斯杜马副主席布拉诺夫(Nikolai Bulanov)表示援军也到了。”秦天diǎn了diǎn头,并把北大门要塞那边的消息也告诉了公羊申。

“什么?蔡氏的援军也到了?”公羊申乍听到此消息,顿时人便颓然的瘫坐在椅子上,他很明白,被双方人马南北夹击的后果是什么。原先他们或许还有三分胜算,此时恐怕一分也没有了。

终黎莫听到此消息也脸色变得更加沉重了,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便不再説话。他身边的终黎鹊则脸色发白,敌人的强大让他失去了胜利的信心。

看到公羊申、终黎莫等人的神情,秦天却是笑了笑説道:“公羊先生何必如此悲观?现在咱们有地利、人和之势,此战胜败还未定呢!”

“秦大当家倒是自信,如此劣势居然还有必胜的信心!”公羊申闻言不无讽刺的説道。

“必胜的信心,我倒是没有,不过迎战的勇气我却还是有的。现在南北之路已绝,我们除了战,还有什么其它的办法吗?”秦天坦诚的説道。

“战?要如何战?”终黎莫终于开口了,他是个不服输的人,否则也不会在最后关头选择与马军拼死一战。

“你们原先矿盟的人单独编列一队,由你与你侄子终黎鹊带领,然后与我手下三支队伍一起参与防守任务。我的要求就是,统一安排调度,一切服从命令。”

秦天把自己的安排计划説了出来,终黎莫听后认真的思考了起来,而公羊申则皱着眉头问道:“那我呢?”

“公羊先生就请协助秦某,帮忙安排部队的调度事宜,如何?”秦天诚恳的向他问道。

“呃!这。。。”公羊申没想到秦天会如此安排,要知道这个调度的位置十分关键,一般非自己的亲信之人,不会委以如此重任。

“好!我们一切听从你的指挥!”终黎莫率先开口説道。

“终黎?。。。”

公羊申还待説些什么,可是终黎莫却摆了摆手阻止了他,然后説道:“咱们的命都是人家救的,如果秦天要害咱们,那么刚才就不必出手相救了。”

“既然终黎已经同意了,那么我也没有什么意见。”公羊申定定的看了一眼终黎莫,然后才开口答应,他知道,这一开口答应意谓着什么,从今以后,他们便是秦天的部下了。

“这就对了,跟着俺们老大准没错!”铁柱哈哈笑道。

“对!跟着秦天老大准没错!”铁蛋也附和道,自从跟了秦天之后,他们基本就没吃过什么太大的亏,所以铁蛋对秦天十分信任。

“既然你们都同意了,那么接下来咱们讨论一下,该如何好好的招待一下咱们的“客人”!”秦天眼中寒光一闪,一脸严肃的説道。

宝宝大便干
赣州男科专科医院
脑梗会怎样
池州白癜风好的医院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好
东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